竖心台

散养不混圈,愉己不娱人。

【R76】圣诞快乐

CP:R76

对官漫的强行脑补。笔者缺乏常识和逻辑,只为放飞自我【。

 

[1]

昏暗的小客厅,唯一的光源是从窗户照进的一束阳光。

莫里森双脚翘在桌子上,靠着椅背悠闲地翻着老相册,时不时拿出一张仔细摩挲。

安娜从房间出来,径直走向窗边,坐下。

“安娜,我以为你会回去和家人一起过节。”

安娜望着窗外的行人,叹了一口气:“我想,可我现在还是个‘死人’。”

莫里森愣了一下,意识到失言,想挽救一下。

“那不介意的话,就跟我这个‘死人’一起过节吧。女士。”

安娜咯咯地笑起来,挽救生效。

“我很荣幸,只是现在已经下午,我们可没准备好什么过节要吃的。”

莫里森放下相册,站了起来:“我想我现在去超市,应该还来得及。”

“那我建议你能把那一身醒目的夹克换掉,杰克。另外,从后门走。”

 

[2]

老兵最后还是换了一身常服,戴上了黑框眼镜和口罩,推着超市的购物车像普通人一样逛着。

莫里森很久没有过“普通人”的生活了,上一次逛还是15年前。那也是一个圣诞节,也像这样包裹得得厚实,只是多了一个同样包裹厚实的家伙在旁边推着车。

那家伙会腾出一只手搂住自己,隔着口罩亲亲,惹来满脸绯红和路过年轻夫妇善意的笑声。

该死,怎么又想起那个家伙。

莫里森抚上自己的腰。

上次见面那个家伙朝自己的腰上就是一枪。

 

“我是第一次见加百列不朝‘敌人’的脑袋开枪。你有想过吗杰克,或许,另有隐情。”

 

莫里森甩甩脑袋不想回忆起上次不愉快的见面。

拐角处一位胖胖的女士端着肉馅饼让顾客们品尝。

他想起以前一起度过的每个圣诞,加百列都会做一种玉米面肉馅卷,配着桂皮和香草,用雪白的餐巾包着。

 

 

“真想把你包进去,玉米Boy。”加百列舔舐着在一旁帮忙揉面的莫里森的耳垂,“你一定比它好吃。”

莫里森回过头,亲上加百列的嘴唇。“嗯,就像抹了蜜一样甜。你要尝尝?”

加百列怕弄脏了莫里森的金发,只用手腕和手掌的连接处按住他的脑袋,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

 

莫里森接过销售员递过的饼。

今年,你和谁过呢?

 

[3]

死神在楼下站了很久。久到这个被强化过的士兵也不得不屈膝蹲下来。

一个带着兽骨面具,穿着全黑风衣的185大块头,蹲在细雨绵绵的街口,引得路人纷纷侧目。

死神只是想在今天远远看某人一眼就好。

这一点也不贪心。

他甚至不奢求一个照面,一个拥抱,一句对话。只想看他一眼。

天知道为了不因解决一些生理问题而错过,他几乎滴水未进。

然而,并未如愿。

 

 

“该死,黑影你没有在耍我吧。”死神接通通讯器。

这个地址是死神花了大代价从黑影那里买来的。

“嘿,加比,你的质疑让我很不高兴。”通讯录里黑影假装生气地回复,“你要想开点,说不定你被发现了他只是不想见到你呢?”

死神摁掉了通讯器。

 

 

雨越下越大,死神往楼里缩了缩。

路边已经亮起了柔暖的灯光,有匆匆赶路的行人,也许家里有温暖可口的晚餐和温柔的人儿在等他;也有撑着伞悠哉悠哉的一家三口,互相对看时眼里全是柔情。

加百列开始怀念玉米面饼,怀念比玉米还甜的金毛。

这算什么?圣诞节寒冷的街,低头在地上画圈,也许我还需要一盒火柴。加百列自嘲地想。

然后他看到面前有一块阴影,抬起头便看到撑着伞的莫里森。

 

[4]

莫里森走到后门准备上楼的时候,一位母亲正教训着自家孩子,嘴里说着“你再不听话,我就让前门那个黑衣面具男带走你!”

其实作为一名士兵,莫里森脑子里出现的念头应该是“我的死对头来抓我了,我需要尽快撤离”,而不是有几分期待地往前门走去。

我只是去看看,不会让他发现我的。

当他看到缩成一个黑团子的加百列时,觉得又好笑又心疼,就鬼使神差地撑了伞过去。

 

“嘿,我并没有等你,我只是在……呃……执行其他任务。”莫里森的出现打乱了死神的心绪,只能找一个蹩脚的借口。

“蹲在路口画圈月入百万?黑爪还缺人吗?”

“……”

看着无语的死神,莫里森意外的心情愉悦,笑声咬不紧从嘴里漏了出来,落在死神的心上。

“好吧,我想你了。杰克。”死神的语气软了下来。

“我撑着伞。”

“嗯?”

“腾不出手抱你。”

死神抱了上去,久违的温暖。

 

大概过了五分钟。

“加比,我……我接下电话。”

死神恋恋不舍地放开,顺手接过莫里森手上的袋子。

“啊?嗯,嗯,嗯~”最后一个嗯还跟着一串悦耳的笑声。

“加比,一起吃顿饭吧。”莫里森说着,伸手挎住死神。

 

[6]

“安娜,我们只是凑巧碰上,他极力邀请我上来共进晚餐。”死神逞强道。

“那希望吃完这顿我们不用搬家。”安娜的语气听起来并没有丝毫担忧。

“不用不用,我只是以私人身份过来,我保证黑影不会告诉其他人。”

“嗯哼?”

“我是说,呃,也许,呃……”

一旁的莫里森拍拍死神的肩膀,“加比,刚刚的电话是安娜打的。”

“??????”

“安娜,你叫我走后门的时候就看见加比了对吗?”

“哼哼,我什么都不知道,这顿饭你们搞定,我要去写封信。”安娜说完,走向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

真好,或许我也该让法拉知道一切了。

 

评论(8)

热度(64)